多乐彩票走势图

    怪迷心竅?《精靈寶可夢》回魂

    11-28更新人看過

      不管你叫它精靈寶可夢,還是寵物小精靈,反正它又來了。

      據任天堂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16日開賣的Switch游戲《精靈寶可夢Let's Go》,打破了之前該平臺所有游戲的首周銷量記錄,三天, 300萬套!

      “只是在抖音上看了一些視頻展示,就趕緊過來買了。”

      內地有不少忠實的“任飯”、“寵迷”為此特地到香港排隊購買這款全球同步發行的大作。有的玩家甚至是連夜去排隊,只為了搶購游戲限定版的任天堂Switch主機,狂熱程度可見一斑。

      如果按照《精靈寶可夢 紅/綠》首次發布時間1996年2月27日來計算,這個小怪物已經22歲了。如今,世界各地依然有大量忠實粉絲一代不落的追隨《精靈寶可夢》的每一個游戲版本。

      即便有不少輿論表示,從GameBoy、NDS再到Switch,《精靈寶可夢》的游戲情節、玩家操作、畫面質量提升并不大,但仍舊深受很多RPG玩家的喜愛,可謂“怪迷心竅”。

      究竟是什么樣的魅力,讓這一款已經二十二歲的“打怪”游戲經久不衰,一次又一次讓玩家心甘情愿“掏空”錢包?

    經典的游戲情節,玩家的童年回憶

      “小時候,擁有一盒寶可夢的盜版卡帶,能在同學面前吹牛很久。”

      回憶起小學時用黑白屏GameBoy玩《精靈寶可夢》的情景,85后小白領何濤的臉上,依舊泛著喜悅的表情。

      他告訴懂懂筆記,盡管任天堂第一代GameBoy誕生于1989年,但他是在2000年時才擁有了一臺看起來倒過N手的GameBoy。這還是期末考試成績優異,父親送給他的獎品。

      “一開始機器自帶的卡帶,就是寶可夢,但卻是全日文的。”雖然看不懂對話的內容,但何濤依舊玩得津津有味。直至校門口的小賣店開始賣起了盜版的《精靈寶可夢》的中文卡帶,他才知道游戲中的“博士”到底說了些什么。

      他笑著回憶,那時候班上家境比較好的同學,都已經擁有彩屏版本的GameBoy Color,看著人家能看到游戲里人物、精靈、場景的色彩,讓他很是羨慕。

      小“寵迷”間,沒有所謂的“貧富差距”。每逢下課、放學,幾個小伙伴都會拿著各自的GameBoy聚到一起,聊聊捕捉精靈的心得,炫耀各自的戰績,鄙視那些用“金手指”作弊的玩家。

      “盡管那時候游戲情節簡單,都是走來走去抓精靈練級,但自由度卻非常高。”何濤記得,身邊幾乎沒有同學捕捉的精靈、訓練的級別是雷同的,“能力”上都各具所長。

      在他看來,這也正是這款游戲能夠經久不衰的的魅力所在,“當時大家還經常互換不同版本的卡帶來玩,別提多開心了。”

      而隨著時間推移,何濤從一名小學生成為了一名中學生。手上的掌機也從GameBoy換成了NDS,可玩的游戲也多了不少。然而最讓他鐘情的,依舊是擁有超高自由度的《精靈寶可夢》。

      在3DS掌機版《精靈寶可夢:太陽月亮》推出之前,何濤甚至連內容情節并沒有那么強的手機AR版《寶可夢GO》,也能玩的不亦樂乎。

      “它讓我結實了很多朋友,不管初中還是高中,我都能找到共鳴。”如今,作為一名上班族,他依舊癡迷這款游戲,有時還會在網上找到同齡玩伴。

      毫不夸張的說,《寶可夢》幾乎成了何濤生活中的精神信仰與寄托。以至于游戲中的精靈名稱、人物裝備,何濤一直都了如指掌、倒背如流,“所以每次出了新版本,我基本上免不了要剁手。”

      幾天前,剛從香港買到《精靈寶可夢Let's Go》游戲的何濤,在回程的路上就迫不及待地體驗了一番新版內容,愜意之余,他還在第一時間在朋友圈向各路“寵友”安利了很多游戲新亮點。

      在他看來,《精靈寶可夢》并不是一款讓人玩物喪志的游戲。它更是一種兒時回憶的延續,是一種能夠讓擁有共同愛好的85后、90后玩家,聚在一起重溫的情懷。

      那么,除了情懷殺、回憶殺以外,到底還有什么原因,讓《精靈寶可夢》系列能徹底打破掌機游戲“好不過三代”的魔咒,真正做到二十年后回魂?

    畫質不是重點,關鍵是參與感

      “老在地圖上走來走去,精靈放出來抖一抖,這有啥可玩的。”

      通過代購方式,剛剛拿到《精靈寶可夢Let's Go》這款游戲的研發工程師張李培,在過去一周時間里都沉浸在這個虛擬世界里,跟隨游戲人物進入“探險”歷程中。

      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Switch捕捉精靈,這讓女友開始發牢騷了。張李培告訴懂懂筆記,他是從1998年開始接觸《精靈寶可夢》這款游戲的,雖然現在自己已經快三張了,但是癮頭絲毫未減。

      “最初覺得畫面很牛掰,但后來的幾代,畫質上都沒有太大的進步。”他覺得寶可夢也不是一直輝煌,尤其是在NDS時代,掌機的機能、游戲的畫面都被PSP甩了好幾條街,游戲形式也缺少創新了。

      從3DS版本開始,游戲才加入了隨動視角,讓畫面有了較強的三維質感。但是與索尼系列掌機游戲相比,游戲畫質依舊差距很大,不過這并未影響他的熱情。

      “新一代Let's Go畫質其實也一般,但可玩性還是很棒,太有吸引力了。”張李培說,從第一代到最新一代游戲,訓練家的故事邏輯,精靈的對戰場景幾乎沒有太大的改變,這反而是吸引他的地方。

      有網友認為,這個游戲里的訓練師對戰也好,精靈對戰也好,玩家都沒有任何操作技可言,只是通過回合制的形式,依次選擇精靈的攻擊技能向對手發起進攻。

      至于畫面“抖一抖”,就表示精靈完成了一次攻防動作,在一些網友看來十分呆板。即便在新一代《精靈寶可夢Let's Go》里,動畫也只是體現了部分簡單攻防動作,缺少華麗炫酷的CG過場。這些評論,也代表了絕大多數不看好“精靈寶可夢”的玩家心聲。

      “但參與感恰恰在選擇技能時,就體現出來了。”他告訴懂懂筆記,以目前游戲的評判標準來看,《精靈寶可夢》回合制的對戰方式的確落伍,但選擇精靈技能,卻考驗著玩家的邏輯思維能力。

      對付不同屬性的精靈,選擇相克屬性的技能,如果發現精靈實力較弱處于劣勢,玩家則要適時選擇“逃跑”。另外,玩家還要時刻善用背包中的藥品、工具,讓精靈保持最佳狀態,“這些都需要玩家具備一定游戲智慧才行”。

      在張李培看來,回合制、逛地圖等簡單的游戲環節,構成了原汁原味的《精靈寶可夢》游戲。“說白了,玩寶可夢的人,都不是沖著視覺效果來的。”

      對于未知領域的探索,至今仍激發著他不斷尋找新精靈的興趣。這一點,在游戲二十多年的進化、演變中,幾乎未曾改變過。或許,強大的故事脈絡、簡單卻不失細節的環境、充滿邏輯的內容情節,才是這款游戲能夠經久不衰的關鍵原因。

      那么,一成不變的游戲“套路”,讓玩家擁有強烈的參與感之余,如何擁有持續的新鮮感?

    相同的故事藍本,不同的新鮮玩法

      “看到不想要的精靈,你就不會躲著走嗎?”

      在一家互聯網企業擔任分析師的任李肅也是一位85后。在剛剛過去的周末,他參加了一場由“寵迷”發起的小規模聚會,和不少玩家一起討論了《精靈寶可夢Let's Go》的游戲心得。

      他告訴懂懂筆記,自己平時工作比較忙,因此幾乎不玩網絡游戲和手機游戲。難得空閑時,除了陪陪老婆、孩子之外,還常抽出一些時間玩玩掌機,沉浸在《精靈寶可夢》的虛擬世界里,尋找養成精靈的成就感。

      “盡管游戲風靡全球,但國內玩家卻只能算小眾群體,我們應該是官方數據那1.5億銷量的小分子。”任李肅笑稱,身邊一些喜歡玩網游、手游的朋友,幾乎都對《精靈寶可夢》和掌機游戲不感冒。

      而他了解的情況是,癡迷《精靈寶可夢》的玩家,則有不少是不喜歡網游、手游的上班族。在那場交流聚會上,有超過半數以上的忠實“寵迷”,至今只鐘情于《精靈寶可夢》這一款游戲。

      “盡管經過這么多年了,但每一代跟下來,卻發現總有新意。”他告訴懂懂筆記,就以最新一代《精靈寶可夢Let's Go》為例,過往版本隨機在“草叢”、“山洞”中走動時,頻頻遭遇精靈、卷入對戰的情況已經不再發生了。

      他驚喜地發現,在這一代游戲中所有游走在地圖上的精靈,都顯示在了畫面上,而玩家可以看到它們的存在。也就是說,過去玩家在通過“山洞”時,不斷撞見“野生”超音蝠和小拳石的“噩夢”,不再重演。

      “遇到不想捕捉的精靈,繞開就是了,游戲效率更高。”同樣參加了這場聚會的90后玩家吳祺也表示,新規則的加入,讓游戲體驗比上一代舒服不少。

      至于用于代替手柄、存放精靈的實體精靈球,更讓他感到十分新奇,晃動精靈球會發出聲響,能夠仿真游戲操作,也很酷。

      另外,事先出現在國外玩家評測影片中,長得像小丑的新精靈,也是不少中國忠實“寵迷”的捕捉對象。吳祺告訴懂懂筆記,基本每一代的《精靈寶可夢》都會增加新的精靈角色,憑借這一點,就能不斷吸引眾多玩家前來“探索”未知。

      縱觀整個游戲系列,創作團隊總是能讓玩家感受到創新的地方,體驗到每一代、每一版新鮮的亮點。在相同的故事背景,有限的地圖藍本上,創作者精心地打造出了游戲感受的差異化。

      這樣一款“古老”的游戲,能夠長久不衰也是一個小奇跡了。

      無論是掌游、手游還是網游,有不少作品在第一代時都是口碑炸裂。但在后續的創作上,卻一代不如一代。而《精靈寶可夢》發展的二十多年歷程里,故事、情節甚至地圖的改動都不多,卻總能在點滴之處,讓不同年齡段的玩家看到每一代作品的不同。

      誠意,有時候能夠戰勝時間。或許這就是《精靈寶可夢》,一款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流行的RPG游戲,在如今行業愈演愈烈的性能、畫質競賽中,依舊長青的原因。

      “這輩子就愛玩寶可夢了,希望下一版精靈數量能再多些。”

      在任李肅展示的交流聚會照片中,可以看到玩家大多都是85后、90后,有的應該已經成家立業。但畫面中的他們拿起掌機,打開《精靈寶可夢》游戲時的表情,卻讓人感覺仿佛是在一瞬間忘掉了世俗煩惱,轉眼回到了少年時光……


×
×
×
多乐彩票走势图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 新宝6线路登录 体彩七位数对了三位数 吉林时时票开奖号码 pk10能不能作弊 海南老牌网上投注平台 赛车信誉彩票网 高频彩骗局拉人骗局 我想看3d奖号是什么 北京pk赛车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