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乐彩票走势图

    虎牙發火,“中國王者榮耀第一人”違約賠款近半個億

    11-22更新人看過


      作者|石燦

      11月15日,知名主播嗨氏與前東家虎牙直播的跳槽糾紛案二審結果出來了,按照判決結果,嗨氏需要向虎牙直播支付4900萬元的巨額違約費。

      據天眼查法律訴訟顯示,嗨氏原名江海濤。法院認定江海濤利用虎牙公司資源,成為“中國王者榮耀第一人”后,卻惡意違約,給平臺造成了巨大損失,應當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2016年9月,知名度還不是很高的江海濤與虎牙直播簽署協議,成為虎牙直播上的一名游戲主播,與其約定的違約金是300萬元。簽約后,虎牙方面為江海濤提供公司的品牌、用戶、推廣、帶寬等資源作為扶持。

      后來,江海濤的知名度和身價被抬高,虎牙與他針對合作費及違約金進行了調整提高。

    虎牙要江海濤賠付4900萬元

      2017年1月,虎牙、江海濤及關谷公司簽署《虎牙主播服務合作協議(預訂)》。《協議》約定,虎牙向江海濤提供直播支持,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務費;江海濤將虎牙作為網絡直播及解說的獨家、唯一合作平臺;關谷公司負責代替虎牙,向江海濤發放合作費。

      這是一則很正常的商務契約關系,問題就在于一項排他性條款。那則條款稱,江海濤在合作期間內,不能在虎牙競爭對手的平臺上進行直播,現在的、可能存在競爭關系的、未來存在競爭關系的網絡直播平臺都不行,商務活動也只能聽虎牙方面的安排。

      一旦江海濤違約,虎牙有權收回他在虎牙直播上已經獲得的利益,江海濤還要賠付虎牙2400萬元人民幣。

      這都不算什么,更狠的在后面。或者,以江海濤在虎牙直播上已獲取的所有收益的5倍作為違約金,賠付給虎牙。

      2017年6月,虎牙方面綜合花了至少600萬讓他參加浙江衛視綜藝節目《高能少年團》,試圖把江海濤推進大眾視野,將其打造成主流新生代偶像。江海濤的母親對此欣然接受,還希望他多棲發展。

      當所有人都以為江海濤的未來之路平坦坦時,令人吃驚的事情出現了。

      同年8月27日,江海濤在未與虎牙直播溝通的情況下,單方面宣布離開虎牙直播,在競爭對手斗魚直播開展直播活動。虎牙立即發布公告稱,該行為已嚴重違反雙方合作協議,構成單方面違約。

      江海濤決定投身斗魚前,在個人微博上公布過即將前往斗魚做直播的消息。虎牙第一時間試圖與江海濤進行協商溝通,但多次協商未果。而促使江海濤離開虎牙直播的原因,源于一場罵戰。

      去年8月,江海濤與一個叫楚河的虎牙主播互撕,雙方粉絲互不謙讓,最終江海濤落敗,主要矛頭都指向這個20歲的男孩。

      法院公開的判決書顯示,2017年8月底至9月初,江海濤遭受虎牙平臺另一主播聯合其他主播打壓、攻擊最嚴重之時,當時江海濤及其母每天都會收到大量的辱罵、攻擊短信及騷擾電話,他們被迫關機。

      江海濤覺得,虎牙作為平臺方,沒有起到調節好雙方的作用,“前期多次敷衍的處理方式”。他將此次事件的爆發和平臺的冷處理行為,歸結為他離開虎牙的主要和最直接原因。

      但是虎牙方面認為,這是私人恩怨,江海濤無任何證據證明該事件與虎牙公司有任何關聯,不能以此為借口違約。

      法院認為,主播是一個綜合能力很強的職業,面對和處理網絡言論應為網絡主播的職業內容;網絡主播,尤其是長期從事網絡主播的主體應當有能力正確面對和處理來自網絡褒貶不一的評價甚至謾罵。

      江海濤前往斗魚做直播的那一刻,也就意味著他和虎牙的關系走向破裂。

      虎牙方面向法院提供了一個數據,2016年9月至2017年8月,江海濤在虎牙直播平臺做直播以來,合作收益共計11186666.24元,按照5倍違約計算,最終賬面數字是55933331.2元。如果把各種賠償疊加在一起,不止這個數字。

      在一審環節,虎牙把江海濤跳槽到斗魚的行為,實質定義為“和競爭對手合謀”的結果,互聯網直播企業相互挖角、惡性競爭激烈,普遍都認可應當用一定金額的違約金約束主播違約行為。

      最終,虎牙要江海濤賠付4900萬元。法院支持。但江海濤方面認為違約金過高。這也成為了一審的焦點問題。

      江海濤方面向上申訴,最終判決書寫到,“江海濤上訴沒有提交有效的理據論證4900萬元違約金過高,該上訴理由本院予以駁回”。

      即便如此,江海濤方面依舊認為,惡意挖主播、擾亂商業規則的行為主體是像虎牙這樣的平臺公司,而不是主播,主播只是商業食物鏈的最底端,只是一個被交易的“物件”。

      主播離開平臺的原因除了平臺之間惡意挖角之外,還與平臺只愿意通過挖角方式爭奪主播資源,不重視平臺建設及主播權利保護有關。

      江海濤方面稱,若放任平臺公司成為合同法違約金調整機制的例外,任意設置天價違約金以鎖死直播行業從業人員的流動性,將影響該行業的健康、規范發展,打擊直播行業從業人員的從業積極性。

    如何評價虎牙主播嗨氏?

      江海濤很小時,父母就離婚了,他跟母親一直生活到現在。母親教育他要學會獨立。而她很多時候會幫助江海濤運營微博、QQ等社交賬號,每個晚上要回復上萬條信息,手機不離手。

      13歲,江海濤就開始出來混江湖,那時他接觸到了人生中第一款游戲CS1.6,并做了第一個關于CF的視頻,愿望很簡單,“有人看就行了,有人在不開心的時候,(視頻)能給他帶來快樂”。他陸陸續續做了很多視頻,單集點擊量最高的有一百多萬。

      在初中那會兒,他做了沒多久,就因為家庭原因隱退了。有一次,一個看他游戲視頻的觀眾給他打電話,希望他重新做游戲視頻。他沒有被說服。沒過多久,又有很多人給他打電話,令人驚訝的在于,他不斷收到視頻觀眾寫給他的信。“我不知道他們是怎么知道我的地址的”。

      他開始回到網絡世界,繼續做游戲視頻。

      “如果沒有他們,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到今天這一步。”江海濤在現實生活中沒有多少朋友,在網絡世界里,能找到很多與他一起聊天的人。

      出道時,他想給自己取一個具有標志性意味的名字。他在過往的經驗中尋找樣本作參考。他發現,很多有名氣的網絡名字,都有一個真實姓名的字夾在其中。他決定把他真實名字“江海濤”中的“海”用起來。

      這是有典故的。

      他在打游戲和解說游戲時,說話語氣都比較激動。在網絡世界,這種興奮的狀態被稱作“嗨”。剛好,“嗨”的狀態與姓名中的“海”恰好是一個音,他決定采用“嗨”字作為自己的“藝名”,至于“氏”字,就有些成熟了,把“嗨”和“氏”放在一起,容易產生一種不一樣的成熟型化學反應,至少令人對這個名字產生了好奇感。

      那之后,他開始稱呼那些看他視頻的人叫“嗨寶”或者“觀眾”,從來不叫粉絲。

      2016年有三款游戲很火,一個是《英雄聯盟》,另外兩個是《王者榮耀》和《全民超神》。前者是PC游戲,玩家很多,但玩游戲的環境局限在電腦上;后兩者是移動端游戲,易于操作,接觸人群的門檻更低,拿起手機就能玩。

      江海濤可以選擇這三款游戲中的任何一款游戲作為長期直播的主體,經過一番思考后,他選擇了《王者榮耀》。回頭看,此舉十分正確,他選擇了《王者榮耀》,《王者榮耀》成了他。

      第三方移動應用數據調研機構Sensor Tower發布的2018年Q3報告顯示,在手機游戲方面,《王者榮耀》依然是全球最賺錢的游戲App。

      江海濤的粉絲多是中學女生,一位女“嗨寶”撰文評價他:“他對游戲這個行業的認知非常清晰,對市場了解的很透徹,這屬于智商的一部分吧。他明確地知道什么時候是成熟的時機,什么時候他應該去做什么。”

      有數據圖顯示,在2017年3月31日至2017年6月30日,在YouTube上觀看他視頻的觀眾年齡段,集中在18-34歲。令人驚訝的在于,有接近1%的65歲以上老人也在關注他的游戲視頻。

      嗨寶們很心疼他,因為他常年在直播時大聲解說,嗓子患上了慢性咽喉炎。在女“嗨寶”的眼里,他是一個直男,但是他學著給嗨寶送口紅,說情話,見面會上,與嗨寶吃飯。

      “1229”是他的直播房間號,每次參加頒獎典禮,發表獲獎感言,他都會說,“感謝1229的家人們,是你們的一路陪伴……”嗨寶們每每聽到這句話,都會很暖心,“有種被惦記的感覺”。

      但也有虎牙方面的工作人員匿名在知乎截圖透露,江海濤“中國王者榮耀第一人”的頭銜,是被其身邊人給平臺施壓加上去的。

      該人士稱,在直播上,要求強行增加直播人氣、將所有推薦圖加上“王者榮耀第一主播”字樣、將所有頂級推薦資源給嗨氏。在媒體上,要強調“嗨氏始終是王者榮耀一哥”、“董小颯主動夸獎嗨氏”。除了微信聊天,還有不斷的電話施壓。

      而知乎網友@河西枇杷樹 也稱:“嗨氏是我看的第一個主播。也曾經瘋狂追過直播,但是怎么說呢,日久見人心,人設立久了會慢慢坍塌,觀眾都是明眼人。我寧愿他爆粗口,也不愿裝做一副偽善的樣子暗中帶節奏。”

      江海濤最近一次直播在11月15日,他的斗魚直播間標題顯示:最近太累了,休息一段時間。有觀眾不斷涌進他的房間,發現空蕩蕩的,又退了出去。

    江海濤離開虎牙造成了虎牙用戶流失?

      與江海濤很像,張大仙、韋神、蛇哥等直播平臺頭部主播也因跳槽,官司纏身,“違約訴訟”成了他們和平臺爭權奪利斗爭中的必走流程。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在梳理部分相關裁判文書發現,主播與平臺簽訂的合同里,大多包含了“排他條款約定”,規定主播必須在某一直播平臺“獨家發布和解說”、“不得在其他直播網站或者移動應用平臺上進行直播”。

      針對中部主播,部分合同在規定中以“一口價”的形式確定違約金,如果是頭部主播,則是在此基礎上,增加收入翻倍賠償的違約規定。

      “主播在平臺面前其實上訴是處于非常弱勢的地位,一旦簽署了這份帶有“賣身”性質的合同,都是身不由己,完全由平臺通過各種手段和力量來掌控。”在“江虎案”(江海濤和虎牙)的二審判決書上,江海濤方面如是總結主播與平臺的關系,主播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

      在很多協議里,違約金有兩層作用,一是補償,二是懲罰。平臺通常不會將一般主播告上法庭,他們通常選擇頭部主播開刀,以儆效尤。

      在“江虎案”中,法院一審認為,用戶數量與流量,是互聯網企業命脈所在,是關系其生存發展的核心問題。只有不斷吸引用戶,才能支撐其不斷融資、生存與發展及盈利。

      游戲主播在借助直播平臺的知名度、用戶基數以及推廣、技術服務資源成名后,本應繼續嚴格履行合同,但其在合同期內故意到有競爭關系的平臺進行長期直播的違約行為,不僅使原平臺付出的推廣、服務資源化為泡影,更為嚴重的是,造成原平臺用戶流失。而用戶是互聯網的價值所在,用戶流失,直接會影響互聯網企業的收益及價值。

      虎牙提出了一份報告想要證明“江海濤離開虎牙造成了虎牙用戶流失”的結論。法院經過審閱后,認可了報告的有效性。

      核心內容是:在2017年7月22日至2017年9月1日期間,虎牙直播《王者榮耀》品類日活躍用戶數量,低于江海濤直播間日活躍用戶數量。

      法院一審時,挑明了一條準則:游戲主播若對因其違約造成原直播平臺基礎用戶、活躍用戶及用戶注意力流失而否認的,應當承擔舉證責任,公開至新平臺的用戶情況,與原平臺用戶進行比對,若主播舉證不能,應當承擔不利后果。

      這些標準對主播來說是不是太嚴苛了?

      浙江浙杭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貝賽在接受《南方都市報》采訪時說,“現在學界對于直播行業的競業限制也存在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主播跳槽屬于正常的商業行為。既然合同已經約定了高昂的違約金,那么適用違約金即可,不應采取競業限制。”

      “另一種觀點認為,即使存在違約金,但最后還是轉嫁到新平臺的挖人成本中,擾亂了市場競爭秩序,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與商業道德,應當適用競業限制條款,法律同時規定了競業限制的最長期限不得超過兩年。”貝賽稱,競業限制確實能起到一定的規范效果,但當前業內對于是否應該對主播適用競業限制暫無統一定論。


×
×
×
多乐彩票走势图 王中王一家人 网赌官方开奖怎么做假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有稿费的微信公众号 手机上怎么买11选5彩票 福彩30选7基本走势图齐鲁风采 四川时时连线走势图 天地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