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乐彩票走势图

    《王者榮耀》三年,和三個“中年人”的游戲故事

    11-17更新人看過

      記者 | 林騰

      編輯 | 文姝琪

      “爸爸,我們開始吧”。

      周六上午9點,吃過早飯,是9歲的蔡大大最喜歡的周末環節,父子倆各自拿出了一部手機,一起打開了《王者榮耀》。

      蔡長青一周里最重要的任務也開始了。

      周一到周五,蔡長青是廣西南寧當地的地產開發商總裁,手下管理著上百名員工,一年背負著幾千萬收入的壓力,忙得不可開焦。

      周末,蔡長青則化身為兒子的最親密戰友,帶領兒子在《王者榮耀》中“上分”。這似乎比他的工作更為重要,因為在兒子眼中,跟父親一起在同一個戰場上廝殺,是比去公園和游樂場更有意義的事情。

      ”自從有了《王者榮耀》,兒子現在只喜歡跟我玩,甚至都不喜歡跟媽媽呆在一起了”,蔡長青自豪地說。

      這是一名中國中年男子的主要家庭娛樂方式。蔡長青可能沒有想到,他三年前接觸的這款游戲,可以成為維護親子關系最重要的紐帶。

      App annie的數據顯示,截至到11月15日,誕生三年的《王者榮耀》依舊在IOS的游戲暢銷榜上排名第一,在策略類的游戲排行榜中,《王者榮耀》依然牢固排在前三名的位置。

      2015年,《王者榮耀》由騰訊天美工作室開發,這個位于四川成都的開發團隊,經過內部的重重競爭,擊敗了光速工作室的《全民超神》,最終走向了市場。一年之后,《王者榮耀》的日活躍用戶超過了5千萬,創造了騰訊平臺上的智能手機游戲的新紀錄。

      《王者榮耀》算是一個獨特的游戲種類。比起休閑型的跑酷和戰機類手游,它偏重度。但比起PC端的MOBA類游戲(如英雄聯盟),它又在強調輕度,低門檻。

      它有著足夠好的游戲平衡性,游戲中不會照顧充值的大戶,人人都有概率獲得勝利。高峰時期這款游戲有上億的MAU(月活躍用戶),它能上至輻射到四五十歲的中年大叔,下可讓小學生為之著迷。它不僅讓男性用戶沉溺其中,也第一次大規模讓女生熱愛起了在游戲中打打殺殺。

      “輕度和低門檻造就了《王者榮耀》”,專注游戲投資的博派資本李歐成說,一方面3年前,《王者榮耀》出現時國內沒有大的現象級游戲產品出現,另一方面,《王者榮耀》本身產品能力夠硬,平衡性做的很好,加上微信、QQ渠道的助力,把這款游戲推向了頂峰。

      在過去幾年時間里,騰訊誕生過天天酷跑、雷霆戰機這樣的國民級手游,但用戶數量幾乎都在一年的時間里開始大幅下滑。對比而言,經過了三年時間的《王者榮耀》,卻保持著足夠的生命力。

      在游戲的忠誠度上,"中年人"可能是比年輕人是更為重要的游戲群體之一。在我們找到的采訪對象中,不乏公司高管、投資人、政府高等職務等精英人群。他們均表示,《王者榮耀》算得上他們閑暇之余最佳的娛樂方式和聊天話題,比如與公司同事的社交,與家人朋友的溝通。

      金沙江創投的合伙人朱瀟虎甚至曾經撰文稱,創業和打《王者榮耀》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意識與格局,團隊配合等。

      另一方面,“中年人”生活壓力大,在尋找新的游戲消遣方式上并沒有多大耐心,因此更多人選擇堅守這款游戲。“生活都在做減法,玩《王者榮耀》就是一種保留下來的生活方式吧,也不太想改變”,一名資深的中年《《王者榮耀》》玩家說。

      “中年人”是社交密網的關鍵人物,也是串聯家庭成員娛樂方式的核心一環,他們有著繁忙的工作,但其中一部分人在紛繁的娛樂方式中選擇了《王者榮耀》。對比起迷茫而善變的年輕人,這批中年人卻堅持長期消遣著這款有三年情節的游戲,他們也在篤定游戲并非洪水猛獸,而是一種未來。

    《王者榮耀》父子檔

      蔡長青今年不到35歲,算得上是《王者榮耀》的高手,王者段位,他擅長的英雄是夏侯惇,最好的時候還被官方排名為廣西第一夏侯惇。兒子蔡大大今年9歲,3年級,鉑金段位,擅長玩的英雄是孫尚香,雖然在蔡長青眼中,兒子還是個菜鳥,但他的水平已經遙遙領先于同齡人。

      蔡長青和蔡大大今天的父子檔開局并不順利,因為兒子沖得太猛,導致本方的局勢節節敗退。蔡長青一邊用雙手在手機上不斷點擊,一邊不斷地對兒子說:“別浪別浪,先去把兵線清了”,“這個紅buff讓給打野”。旁邊的蔡大大聚精會神地聽著,不斷地點頭。

      游戲漸進高潮。在一次關鍵的團戰中,蔡長青用嫻熟的操作技術和戰略部署,拿了三殺,力挽狂瀾獲得勝利。

      “爸爸,你真厲害!”蔡大大興奮地跳了起來,眼中充滿著對蔡長青的崇拜。

      在此之前,蔡長青根本不可能享受到像這樣的待遇。在閑暇時間里,他最多只能帶兒子去游樂場和公園,坐在旁邊靜靜地成為一名觀眾。在家里,蔡大大更多是由媽媽料理著衣食住行。蔡長青那時感覺,自己成為了父親,卻沒有做父親的快樂。

      直到有一天,蔡長青坐在沙發上玩手機,蔡大大湊前一看,手機畫面正是自己的同學不停討論的《王者榮耀》,蔡大大還驚訝地發現,父親居然在全省都有排名。

      在那之后,父子的相處方式徹底改變了。

      蔡大大開始成為父親的“跟屁蟲”,蔡長青也成為了兒子“偶像”。他漸漸開始跟兒子有了更多的共同的話題。比如游戲玩法的小技巧,團戰的策略,英雄人物的歷史故事等。更重要的是 ,蔡長青可以用游戲通用的話語體系交流跟兒子進行交流,不需要切換到兒童模式,沒有溝通鴻溝。“就像朋友一樣”,蔡長青說。

      另一方面,因為對游戲高手父親的崇拜,蔡大大現在對蔡長青言聽計從。兩父子約定,周一到周五不玩游戲,周末兩天的時間上下午各玩兩小時,總時長不能超過6小時。”兒子也很守信用,不會違反規則”。

      蔡長青說,兒子現在學習處于中上水平,因為游戲水平的提高,兒子現在已經成為了具有領導力的孩子王,也在幫助更多同學提升游戲技能。

      兒子領導力的提升,親子關系的升溫,作為父親,蔡長青覺得,讓兒子玩游戲這事值了。

      “孩子都是在游戲中成長的,你只要控制好時間,游戲會帶來很多好處”,蔡長青篤定,他的教育方法適用于當下所有的年輕父母,“你自己都在玩,卻不能讓孩子玩,這顯然不對”。

      在蔡長青的教育理念中,“玩”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如果父母能夠跟小孩一起玩,甚至能在玩的過程中讓小孩崇拜父母,形成更為平等的溝通方式,這就是一個好的教育方式。

    1000天《王者榮耀》的信仰

      連續登陸1000天,對于張玨來說,每天打開《王者榮耀》,已經變成一種信仰。

      2018年3月的一個下午,張玨和其他四位同事一起坐在了公司的舞臺中臺,他的手心在冒汗,雙腿也在顫抖。這是一次公司組織的《王者榮耀》比賽,他所在隊伍已經殺到了決賽。作為一名游戲角色中的輔助,他負責全隊的戰略指揮。最終,在激烈的角逐之后,他所在的隊伍拿到了冠軍。

      “這可以說是我人生中最高興的一件事,甚至比我在年底拿了優秀的考核指標還開心”,張玨說,他現在經常拿著這個獎項炫耀。

      張玨是成都一家互聯網公司的老職員。3年前的一次偶然機會,張玨在應用市場上下載了《王者榮耀》,他突然發現一款游戲不花錢也可以贏,還能獲得MVP。雖然張玨后來得知,他當時對戰的都是自動匹配的電腦,但從那時候開始,他便徹底愛上了這款游戲。

      3年后的一天,張玨收到了《王者榮耀》發來的官方提示,他已經連續1000多天登陸這款游戲,從未間斷。

      “我不一定要玩,但每天都要打開看看這游戲”,張玨說,現在每天打開這游戲都有一種儀式感,也可以說是一種信仰。

      張玨今年30出頭,在遇上《王者榮耀》之前,他從未接觸過MOBA類(多人在線戰術競技)的游戲,但算得上是一名資深的RPG(角色扮演游戲)的氪金玩家。在剛畢業那陣,他已經在魔獸世界中扔進了半套成都房子的錢。

      可是他那時候他始終覺得,游戲并不能讓自己快樂。 “一切都很虛假,我有一次花了兩萬塊在游戲里面砸到自己登頂,但一陣強烈的喜悅之后,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張玨說。

      在他此前的認知里,游戲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花錢,另外一種是花時間。然而《王者榮耀》讓他覺得,在短暫的時間里,自己的雙手也有著獲得快感的魔力。

      張玨是成都本地人,從小到大衣食無憂,卻也鮮有變化。即使是玩游戲,他也自認為不如年輕人的思維和操作那么敏捷,所以他一般在游戲中選擇輔助英雄的角色——只要做好本職工作,其他的交給隊友,這似乎也符合他對人生路線的預設。

      但直到有一天,他發現了自己的另外一種可能性。在一次排位比賽中,張玨選擇了自己很少使用的射手英雄孫尚香。剛開始,張玨還被隊友們質疑和嘲笑他的水平,直到比賽到了后期,他在關鍵團戰中拿下了三個人頭,便進入了“瘋狂”的狀態,用他的話來說,那場比賽他就像庫里的投籃一樣,怎么打怎么有。

      在比賽最后的一分鐘里,一名隊友發送了一段文字:“集體保護射手孫尚香”,張玨看到之后就徹底被點燃了。

      “這可能是我人生中高光時刻,這種團隊都認可的感受,讓我到現在都難以忘記”,張玨回憶起那場比賽,眼睛里還泛著光。

      這種現實世界難以獲得的成就感,可能是張玨長期眷戀《王者榮耀》的主要原因,但他也認為,之前玩的游戲是虛擬歸虛擬,現實歸現實。但《王者榮耀》是讓他感覺最接近現實的游戲。

      比如他在游戲里找到了各地最忠實的游戲玩伴,在公司里面找到了志同道合的隊友。“以前回到老家見到小孩只能發紅包,現在最起碼可以跟他們聊上幾句《王者榮耀》”,張玨說。

      去年的KPL(《王者榮耀》職業聯賽)總決賽上,張玨喜歡上一支叫QGhappy的隊伍,并目睹了這支隊伍從預選賽一直拿下冠軍,這可能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喜歡上一支競技隊伍。“當時老婆也陪著我看,我越看越激動,我感覺自己第一次跟競技賽事距離這么接近”,張玨說。

      張玨認為,和其他競技類項目不一樣,比如籃球運動員,這是普通人和另外一個世界的人的差距,但《王者榮耀》的比賽,這些隊員其實都是普通人,區別可能只是菜鳥和高手而已。

    KPL中的職業“記者”

      有人將《王者榮耀》視為信仰和生活方式,但對于10年媒體經驗的王怡來說,《王者榮耀》則是一份事業。

      王怡曾是國內知名商業媒體的一員,工作內容就是跟分析國內各種頂尖公司的商業模式。但工作了十年之后,他突然發現,他似乎應該把這套方法論用在更多的事情方面。

      王怡也曾是個追求完美的游戲迷。在PC游戲盛行的年代,他曾經是浩方平臺有名戰隊的一員,代表參加過許多次CS的比賽。

      跟他的做事風格一樣,在接觸《王者榮耀》之后,他同樣覺得要玩就要玩到最好,但他也發現了這款游戲有所不同的地方:跟其他競技類游戲相比,要真正在高手局中獲得《王者榮耀》的勝利,更注重注重策略戰術和對英雄技能的理解。

      剛開始他會跟許多的玩家一起相互討論如何布置更好的戰術。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個叫做KPL的賽事在各大視頻網站中出現,觀眾們歡呼雀躍,在線看賽事的人數達到了幾十億。最為關鍵的還在于,這些戰隊的戰術部署和打法跟他平時的想法非常一致。

      “我為什么不能把我的戰術分析記錄下來,并分享出去了,這會不會受到這些參與賽事的人關注”,王怡隱隱感覺到,一種新的商業機會可能在其中。

      “一款手機游戲比賽能受到這么多人的關注,當時我感覺這比傳統媒體有前途”,王怡從商業視角去分析,電競的能量會遠遠超過他此前的職業。

      事實也正是如此。《王者榮耀》的數據顯示,《王者榮耀》職業聯賽(KPL聯賽)的觀看人數正以指數級上升。以2018年春季賽為例,《王者榮耀》的總觀賽量達到了66億人次,同比增長了140.43%,總決賽線下觀察規模達到了18000人。2017年春秋季聯賽,KPL的觀賽人數分別同比上升了589.29%和142.42%。

      在《王者榮耀》爆紅之后,圍繞其的創業方向并不少,比如主播,代打,陪練等。王怡認為,《王者榮耀》既然是一場職業賽事,那必然需要像NBA,英超聯賽一樣,需要專業分析戰術的人。“就像NBA里面有個專業的戰術分析作者張佳瑋”,王怡說。

      下定決心之后,王怡便進入了熟悉游戲的瘋狂模式。他一邊玩游戲,一邊看比賽,一邊分析游戲,試圖用快捷的方式理解這款游戲的初技巧以及競技的戰術。最高峰的時候,除了8個小時的吃飯睡覺,他一天有16個小時都在窩在小房子里打游戲和分析賽事。

    張怡賽事分析手稿

      與此同時,王怡建立一個公眾號將自己看比賽之后分析的戰術梳理成文,推送到自己的平臺當中。

      “剛開始沒人關注,后來許多賽事戰隊的人和粉絲都過來關注了,大多數對我的反饋是專業”,王怡說。在運營了將近半年之后,虎撲也給他設立了專欄,而《王者榮耀》官方也將他的戰術分析文章作為官方的發聲。

      “一開始我覺得這可能只是淺嘗而止的興趣,但最后我發現,當每一場KPL比賽之后,許多人都等著看我的賽事評論,我突然覺得,這可能是我畢生要奮斗的事業了”,王怡說。

      (應采訪者要求,文中張玨和王怡為化名)


×
×
×
多乐彩票走势图 36选7开奖结果2019079 亿发彩票坑人不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两元网 湖南体彩赛车开奖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湖南赛车开奖走势图 江西新时时excel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图 31选7体彩开奖结果查询 vr彩票套路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