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乐彩票走势图

    IG奪冠!熱血刷屏背后,游戲卻帶著這些產業入冬

    11-07更新人看過

      作者:糖三角

      “IG戰隊獲英雄聯盟S8總冠軍!”

      11月3日,由“國民老公”王思聰掛帥的IG戰隊在韓國擊敗了歐洲老牌戰隊Fnatic,獲得了LPL賽區在英雄聯盟S賽上的首個世界冠軍。

      這條消息不僅在朋友圈刷屏,還獲得了不少主流媒體的關注。

      有不少人認為這是電競崛起的信號,也代表著游戲產業的寒冬或許即將結束。

      IG能在這樣的環境和壓力下奪冠,的確是一個奇跡。但寒冬仍然沒有結束,一個冠軍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IG只是電競的一部分,電競只是游戲的一部分。

      而游戲本身,仍然四面楚歌。

      8月13日,騰訊被迫下架Wegame《怪物獵人:世界》。有人說這是“游戲界最黑暗的一天”。

      《怪物獵人:世界》曾是全國玩家翹首以待的3A級大作,如果它能夠成功發售,不僅能為WeGame摘下“中小游戲平臺”的帽子,更能證明它的確是一個具備國際價值的游戲平臺。

      然而,上線不滿五天,WeGame宣布將《怪物獵人:世界》正式下架。

      當天騰訊股價隨勢暴跌2.32%,市值蒸發700億元人民幣

      八十多天過去,騰訊風光不再,那個“游戲界最黑暗的一天”,其實漫漫長夜的一部分。

      《怪物獵人:世界》仍然無法購買

      3月初,十位全國人大代表在“兩會”上聯名建議“管控網游”,當月底,有消息稱國家廣電總局早已經暫停了游戲審批,截至目前,沒有任何一款新品拿到版號。

      2016 年 5 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下發了《關于移動游戲出版服務管理的通知》,規定游戲運營需要版號。只有獲得了版號,游戲才可以上線收費,否則只能是不斷地免費公測。

      也就是說,沒有版號,就意味著不能變現。

      “版號凍結”不啻一場災難級的地震,而游戲作為一個整體收入高達2036億元的航母級產業,它的影響力早已不僅僅局限于行業本身。

      正如微博網友所說:地震怎么會只塌中心一片呢?

      游戲行業入冬,最先失業的是漫畫家

      很多人沒想到漫畫作者會是第一批受到影響的人。

      太子是一位職業漫畫家,據她所說,在游戲產業進入寒冬以前,漫畫主筆的收入在6000~10000左右。有賴于業界繁榮,某些公認質量不高的稿子也能夠獲得不錯的收益。而如今,專業水平頗為不錯的她,原本已經定好要上線的作品,突然被勒令二次審核。對她而言,作品的腰斬就等于失業。

      “我沒有經營微博,條漫的更新量是一周30格到60格左右。繁盛時期很多工作室甚至想日更,就是每天都更新,想要更多的人氣和稿費。但是水準就是參差不齊,很多很水的質量不高的稿子。”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網絡小說和網絡漫畫是兩個很類似的產業。如今國產國網絡文學已經號稱“世界四大文化奇觀”之一。隨著“網文出海”的熱潮,國產網絡文學已經擁有了專業的翻譯網站,穩定的付費受眾。早在兩年前,中國網絡文學的市場規模就已經達到了90億元,而同期的漫畫付費市場規模為僅為2億元。

      相比網絡小說的成功,網絡漫畫明顯黯淡了許多。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差異是由于創作成本不同導致的。另一位職業漫畫家阿云說:“一次更新條漫的話是30格,從分鏡到勾線2天完成,上色也差不多要1天半,(連載漫畫)最低限度一周一更,一個人手速快點可以全部畫完,不過這種情況沒多少心思去畫一些復雜的構圖啊場景啊什么的。一周雙更就需要配置助手,最少人員是1編劇+1主筆+1助理。想減輕壓力就需要一個編劇,不過編劇最少分到20%的稿費。”

      這種巨大的創作壓力導致了漫畫市場與網文市場的差異,一個成熟的網絡小說作者平均每天只需要花2~4小時就能夠完成當天的更新,而在漫畫方面,阿云說:“漫畫作者的工作時間基本在10小時以上,偶爾想看個電影的時間還是有的,旅游就算了。”

      去年年底,網易漫畫總監楊仲偉曾在一次圓桌談話中承認:網易漫畫是一個剛成立兩年的漫畫平臺,基于平臺對漫畫家的照顧而言,稿費有些類似于工資。一般漫畫家的稿費是編輯的幾倍工資,畢竟,安心創作就要讓漫畫家在生活方面沒有后顧之憂。真正比較大的獲利點還是在IP改編這一部分,不過這是作品出來之后再探討的問題。”

      由于漫畫讀者們沒有付費閱讀的習慣,因此絕大多數的漫畫作者都在依靠稿費生活。平臺負責對漫畫進行運營營銷,最好的結果是將漫畫作為IP售出,改編成游戲或者動畫。最終平臺再將IP盈利反哺于作者培養,再次篩選出具有IP變現能力的作者及作品。

      這樣一來,一條與網絡小說截然不同的“內容——平臺——游戲改編”的產業鏈就形成了。

      而如今游戲行業的寒冬,讓漫畫行業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困境:買方市場崩潰,手里的IP迅速有價無市。

      為了及時止損,各大漫畫平臺紛紛選擇了暫停孵化,許多漫畫平臺開始調整預算,暫緩支付作者稿酬。其中最顯眼的,大約就是陷入“停止支付稿酬”風波的騰訊動漫了。

      盡管騰訊動漫對此進行了辟謠,但據知情人士透露,騰訊動漫旗下的作者必須要額外簽另一份“轉付費合同”,才能拿到自己的稿酬。

      而“轉付費合同”的意思,就是指從此沒有稿酬,只有讀者付費。對于絕大多數漫畫作者而言,“轉付費”幾乎等于“轉失業”。

      一時間許多作者難以接受,漫畫作者太子說:"實際上也有察覺這種不正常的經營模式早晚有一天會整個破壞掉,會重組,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樣突然。幾乎是一夜之間,大量的游戲工作者,漫畫作者失業。”

      “(我)想過有一天(可能)會這樣,但是當時想的是和這個行業一同成長,在每次業內緊縮或者提高要求的時候,我自己也在進步,這樣就可以不被淘汰,但是沒想到,只一瞬間就崩塌,根本沒有成長的時間。”

      10月中旬,騰訊市值跌出世界十大公司,在7個月前,騰訊排名世界第五

      新榜: 在第一次聽到游戲行業將要遭遇寒冬的時候,你有想過自己會被影響嗎?如果有,是否有高估或者低估了自己被影響的程度?

      太子:第一次聽到游戲整改覺得很惋惜,聽到很多小公司倒閉直接想到的是會有很多游戲從業者進入漫畫這一行,會給漫畫從業者帶來緊張,但是如此直接的影響是沒有想過的,顯然,大家都沒有做好準備。

      新榜: 有沒有哪一個瞬間,讓你明確的感受到環境變了?

      太子:在看到招聘的工作室的要求之高,看到騰訊逼作者簽署轉付費協議之后,真切的感受到百分之九十的作者可能會受到影響。

      新榜: 你身邊的小伙伴是否也遭遇了這樣的沖擊?

      太子:失業的非常多,投稿困難也增加了,流離失所的嚴重,很普遍。

      新榜: 你的家人,朋友,愛人,是否知道你的情況?

      太子:只有媽媽知道。并不打算和別人分享。

      新榜:你對未來怎么看?還抱有希望嗎?

      太子:我覺得游戲這個行業是受政策影響,但他絕對不會消亡,很有可能卷土重來的,但是漫畫行業的泡沫已經破了,面對的只有現實。大家要靠一己之力養活自己和這個行業吧,我希望他們可以加油,我也是,不到最后一刻也絕對不會放棄。

      大主播無限期停播,簽約費下降

      阿嗚曾是某直播平臺的員工,去年年中,她所在的公司獲得了巨額投資,計劃上市,而今年,她所在的公司一度陷入了欠薪、撤資、資金鏈斷裂等丑聞中。

      因為工作原因,阿嗚結識了不少游戲主播,從火遍全網的王牌主播到粉絲幾萬到十幾萬的中游主播,阿嗚都有過接觸,據她說,游戲直播很火的那段時間,基本早上車的主播都是賺到一筆的。哪怕打游戲技術一般,或者和觀眾互動一般,但是只要能保證一定頻率的更新時長,收入還是能遠遠超過普通人的。大主播收入都在一年幾千萬上下,哪怕小主播平均月收入基本都能上萬。

      “我認識的不少主播,直播幾年都買了房子了。”

      阿嗚透露,主播跳槽是非常頻繁的,很多主播寧可違約也要跳槽到其他平臺去,粉絲群自然也會隨之而走。如今很多主播都轉行抽身,粉絲群也就隨著他們一起消散了。還留下來繼續直播的主播,粉絲群和原來也沒什么兩樣,每天繼續吹水,熱熱鬧鬧。

      在游戲行業受到沖擊之后,阿嗚選擇了轉行。

      “大概是在去年下半年,(公司)就一直被唱衰,一方面是游戲直播競爭越來越大,監管加強會讓很多主播做不下去。另一方面游戲直播又是一個持續燒錢不賺錢的行業,所以那會大家都覺得公司不行了。最明顯的就是很多大主播要么無限期停播,要么換平臺。當時我對此也挺焦慮的,感覺公司要倒閉……于是在今年就辭職了。”

      阿嗚說,直播平臺主要有游戲直播和泛娛樂直播,這兩個模式對于主播的變現方式是不同的。游戲主播的收入主要來自平臺方,簽約費是他們收入的大頭,打賞反而是小部分。

      說到這里,游戲行業帶來的影響便立刻清晰了:游戲遇冷,游戲品類減少,行業競爭上升,整體觀眾流失,簽約費下降。

      “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平臺上的主播和用戶變少了,游戲種類也變少了,像之前我們是靠LOL火起來的,其他平臺上不少主播都是王者榮耀或者吃雞,戰旗是靠球球大作戰火的,這些游戲的縮水,直接就導致看得用戶少了,玩的主播也變少了。之前有看數據,隨著王者榮耀的下滑,某平臺的用戶比之前少了4%左右(這個數據不太記得了,反正是少了很多)”

      直播領域正在承受雙方面的夾擊,昔日引以為傲的游戲直播無疑正在遇冷,而曾經輝煌的泛娛樂直播也在短視頻與其他產品短兵相接。

      今年年初,直播領域龍頭公司斗魚直播日活突破670萬;而“短視頻四大天王”的同期日活都已經突破了4500萬。

      “之前認識的游戲主播,有的因為年齡大了就停播了,還有在粉絲群里做起了微商的,也有少部分轉行去做陪玩的(個人覺得陪玩更沒有市場)我記得之前有加過一個主要玩球球大作戰的主播,現在又重新去當他的托尼老師了哈哈哈。”

      “收入方面的話,一部分賺夠錢的主播上岸了,但是更多普通的小主播還在掙扎,現在很多主播一個月拿到的錢,大概也就4—8千左右,是鼎盛時期的幾分之一。”

      五十萬一個版號,半年沒人敢做新人設

      小九曾經是一位原畫師,負責過許多游戲內的角色、武器、場景的設計。由于不是全職,因此這場寒流對她本人帶來的影響并不大,更多的只是一種感慨。

      她向我們講述了凍結版號帶來的后果。

      “有不少游戲都是做了五分之二就發出來,賺點錢,用這些錢再去研發剩下的五分之三,再用后面五分之三賺來的錢去研發下一個游戲。現在版號拿不到,連五分之二都發不出,整個產業斷了。”

      出于個人嗅覺,小九從去年年底就開始調整自己的工作重心。果然不出她的預料,往年可以靠著接外包工作活得十分滋潤的她,今年只在春天接到過兩單人物設計,三月底版號凍結,她從四月至今就沒有再收到過任何有關新游戲設計的邀請。

      “以前是賺點錢再慢慢更新,結果現在給都不給你放出來的機會,還能怎么辦呢?”

      自從版號凍結以來,原本只需數千元便能夠輕松拿到的版號被炒到了數十萬元,一個使用期限夠長的版號,最高可以賣到五十萬。可以預見的是,如果繼續長期凍結,在市場游戲總量恒定的情況下,版號將會越來越貴,而這筆昂貴的版號購買費用,最終只會化作粗暴的斂財工具。

      與其花更高的成本制作精良的游戲,不如用更低的成本和更快的速度設計出更粗糙的游戲。伴隨著steam的監管升級,中國玩家能夠選擇的游戲難免越來越少,質量也不免越來越低。

      這棵樹葉子掉光,還有你乘涼的地兒么?

      微博網友“Neo1900千九”的一番話,在微博獲得了七千多次的轉發。

      他是一位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如今就職于椰島游戲的網友。在他看來,游戲產業是一個“傘產業”,在游戲這把巨大的傘下面,正養活著無數看似與游戲無關的人。

      他說:“看來真的很多人不明白啊。游戲是流量變現最重要的出口,國內動畫公司靠做游戲宣傳片養活、插畫師要畫游戲宣傳圖、漫畫平臺拿著游戲公司的投資,那茫茫多美術培訓班就別提了。一個畫畫的,除非是自由藝術家,你總要吃到游戲這口飯。這棵樹葉子掉光,還有你乘涼的地兒么?”

      不少網友對于他的言論表示贊同,也有不少人說,要重新考慮一下自己考美院的計劃了。

      “Neo1900千九”的想法與阿云不謀而合,阿云甚至說得更加直接:

      “游戲業重創,多少(前游戲行業者)人要找工作?這些興高采烈的人,是以為自己飯碗穩,不會被搶嗎?”


×
×
×
多乐彩票走势图 辽宁体彩11选5前三走势图 贵州11选五5开奖结果彩经网 3d模拟选号器 分分彩定位胆购买技巧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包头 秒速时时彩的秘诀 vr彩票平台对打 广东时时十一选五 正定哪个旅行社好 贵州快3一定牛爱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