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乐彩票走势图

    金立“賭”輸還有哪些翻本籌碼?債務從170億變280億

    12-10更新人看過

      (原標題:金立“賭”輸 還有哪些翻本籌碼?)

      記者 蔣佩芳 汪建君

      新梅大廈手機維修中心

      汪建君 攝

      徐家匯太平洋數碼廣場,沒有金立手機售賣點

      汪建君 攝

      12月7日,距離金立最新召開的供應商債權人會議已經過去9天,但金立還是未給出明確的債務解決方案,它的眾多供應商焦慮萬分。

      “我的人生安排被徹底打破!”近日,金立供應商程芮(化名)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情緒有些失控。

      《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發現,由于金立 “出事”,它的供應商們也已成最大輸家。

      由于董事長涉賭,金力因此深陷債務危機,面臨著巨大的經營壓力和資金困境,不過,它仍舊不想放棄自救。

      然而,對于金力的自救之舉,有業內人士認為,金立是中小品牌手機生產商,其生存空間正被不斷壓縮,想要重整復興,難度很大,而當前,它的首要任務是解決債務問題。

      債務從170億變280億

      11月28日,在金立召開的供應商債權人會議上,金立和大額供應商們基本達成了破產重組的協議,并討論將以債轉股的方式解決目前的債務問題。根據當時的會議討論結果,具體方案預計一到兩周之內出臺。然而,直至記者截稿之前,供應商們依舊沒有聽到更多的相關消息。

      “壓力真的太大了。”一名金立供應商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如此感嘆。

      金立董事長劉立榮曾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這樣透露,目前金立所欠債務約為170億元。而據此前其他媒體報道,在11月28日的債權人會議上,金立重組顧問富海銀濤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海銀濤”)給出的債務數據為281.7億元,比劉立榮給出的數據高出110多億元。

      針對上述有關問題,《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金立相關負責人,但對方未給予具體答復,僅表示:“重組關鍵時刻,暫時不回應。”

      對金立而言,由董事長涉賭上百億元而引發的風波還在持續發酵;對供應商而言,他們正焦慮地等待一個結果。

      被外界視為“氣數已盡”的金立將去向何處?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在金立事件中,很難說有贏家,尤其是產業鏈上的供應商,中小企業,可能是最大的輸家。

      中小供應商受累

      “我們一直信任金立,但沒想到最終會是這樣的結果。”程芮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程芮感嘆,現在她非常后悔,“做生意就不能講什么感情”。據其介紹,金立拖欠公司1800多萬元,這對原本經營不易的中小企業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

      據程芮介紹,她的公司專門生產手機配套禮品定制,與金立的合作時間長達八年。回想這八年,程芮本以為雙方建立起了足夠的信任,但不曾想到公司最終沒能逃過一劫。

      “2013年到2015年,金立的回款都非常好,雖然也曾出現過拖欠款現象,但一般也就一兩個月,并且最終貨款都能一次性回來。2016年的時候,金立欠款情況開始變得比較嚴重,一拖欠就是半年,我本來已經不太愿意再與金立繼續合作,可考慮到合作了這么久,念及情誼便繼續給他們供貨。但是2017年1月之后,金立就再也沒有回過款了。”提起這番經歷,程芮深感無力,“一旦不回款,公司經營就面臨很大的問題。現在,我的人生安排以及對孩子的教育規劃全部都被打破了。”

      金立供應商李想(化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損失非常慘重,金立欠我們將近4億元。”他感嘆,“中小民營企業不像上市公司,現在我壓力太大了。”

      在金立陷入債務風波之后,如程芮、李想這樣的金立上游供應商紛紛陷入了經營困境。據界面新聞報道,這類大小供應商合計有400多家,合計被欠款約50億元。

      11月28日,金立在其深圳總部召開了一場面向供應商的債權人溝通會議,這是繼11月23日,金立召開面向銀行金融機構債權人的會議之后,又一次直面債權人的訴求。

      據悉,這次會議主要由債務在8000萬元以上的大額供應商參加,其中包括深天馬A、欣旺達、維科技術以及領益智造的全資子公司東方亮彩等公司。會議主要商討了金立的債務處理方案和未來出路,目前,部分供應商已同意金立破產重組并討論將以債轉股的方式解決債務問題,但具體的方案尚未成型。據此前媒體報道,也有部分供應商希望金立選擇破產清算,以便自己能盡快收回部分欠款。

      針對會議協商的有關問題,《國際金融報》記者電話采訪上述幾家上市公司供應商,但官方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程芮則明確告訴記者,11月28日之后,她收到了金立發送的會議信函,但在她看來,當天的會議對中小債權人來說,并無多大益處。

      資不抵債

      對于金立所欠債務方面,劉立榮曾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透露,目前金立欠債約為170億元,其中包括銀行債權人債務約100億元,供應商債務約50億元,廣告供應商債務約20億元。據《上海證券報》此前報道,一份金立主要資產及抵押情況的圖表顯示,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金立的總資產和總負債約為201.2億元和281.7億元,彼時的凈負債已經高達80.5億元,該數據與11月28日會議現場富海銀濤出示的數據相吻合,但這一數據并未得到金立方面的證實。

      有業內人士認為,盡管金立的債務數額到底是多少尚不確定,但金立資不抵債的困境已成明顯事實,這也是供應商們擔憂的根本來源。

      “我們應該通過什么路徑把錢要回?”供應商崔毅(化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提出這一疑問。

      李想則表示,“我同意破產重組,但絕不同意債轉股的重組方案。”他認為,金立在之前形勢大好的情況下尚且無法掙錢,在如今資不抵債的情況下恐怕經營會更加困難,無法保證賺錢,這對將債權轉化成股權的供應商來說,顯然是極為不利的。

      “如破產重組的話,我們現在已很為難,不能接受債轉股的方式;而破產清算,對我們也不利。”程芮直言,這是一個兩難選擇。

      重慶圣世律師事務所律師陳翰笙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通常情況下債轉股對公司比較有利,所謂債權是指公司欠債,這個終究是要還的;但股權是一種投資權益,如果公司因經營不善導致虧損的話,股權投資人不能要求公司還錢。債轉股的方案,實際上是通過消滅債權的方式,把債權人變成股東來共擔公司經營的風險。

      陳翰笙還認為,相比于破產清算,破產重組對債權人來說更有利,因為破產清算一般是在公司資產資不抵債的情況下進行,普通債權人往往只能受償一部分。但他指出,選擇破產重組必須是基于企業還有引入資方繼續經營的價值。

      事實上,目前金立依舊擁有一定數量的資產,包括其持有的微眾銀行3%的股份和南粵銀行9.49%的股權,以及金立在深圳的在建寫字樓——金立大廈。

      按照劉立榮此前對外透露的說法,如果把持有的微眾銀行股份和金立大廈資產出售,預計可以回籠70億元資金,南粵銀行股權估值也接近20億元。

      上述富海銀濤在11月28日召開的會議上,也提到金立擁有總資產201.2億元。據悉,該公司是金立的重組顧問,在獲得大多數供應商的認同之后,將接手推動金立重組。對于重組情況,《國際金融報》記者電話采訪富海銀濤,對方表示,“不便透露。”

      不過,需要說明的是,金立大廈資產在歐菲科技、深天馬A等申請財產保全后,目前處于凍結狀態,南粵銀行股權在上海唐神廣告公司申請財產保全后也遭到凍結。

      繼續手機生產?

      對于程芮、李想等供應商而言,他們急切等待重組結果,同時盼望著盡快將貨款拿回。

      而對金立來說,眼下除了需要安撫供應商并解決債務問題,還需要規劃下一步走向。據了解,在11月28日的會議上,金立決定重組之后將繼續進行手機生產和銷售,并進行物業管理。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飚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金立作為曾經紅極一時的手機品牌,在市場上依然存在一定的影響力。

      公開數據顯示,巔峰時期,金立手機年銷量為3000萬部左右,并聘請馮小剛、余文樂等明星代言,同時贊助多個綜藝節目。

      在供應商的眼里,高光時刻的金立,出手都是大手筆。

      “事實上,我們的產品并非手機配件必需品,金立完全可以控制這個費用,但金立在形勢變壞之后依舊沒有收縮戰略,現在把我們給‘坑’進去了。”程芮和《國際金融報》記者談到這里,情緒顯得有些激動。程芮稱,金立將其公司產品轉賣給經銷商并從中獲益,然而,他們的應收貨款卻被金立一直拖欠。

      “劉立榮行事風格武斷,經常一言堂。”李想在談及對金立和劉立榮的印象時,這樣告訴記者。

      他認為,金立走到今天這一步是必然的。

      針對是否繼續生產手機的有關問題,金立方面沒有回應。

      但綜合各方消息來看,主營手機業務的金立很難輕易放棄這一市場。此前,金立方面對外界表示,金立手機目前的渠道依然具有價值,金立可以不生產手機,而直接找其他ODM廠商代工,通過金立的渠道銷售,依然賣金立的牌子。這意味著金立很有可能在未來脫離重資產模式,而選擇以小團隊的方式運營金立的品牌。

      孫燕飚認為,金立是一款老牌手機,盡管目前身處漩渦,但仍舊擁有一批忠實用戶,品牌價值依然存在。

      2018年8月,市場調研機構賽諾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國內整體手機的市場銷量,金立總銷量為377萬部。盡管和華為、小米、OPPO,vivo數千萬銷量不在一個級別,但仍舊擠進了前十,排名第八位。

      然而,繼續生產手機的計劃也引起了部分供應商的質疑,據《中國證券報》報道,一名供應商質問:“一個負債累累又信譽破產的公司,在技術流失、渠道消失、啟動資金缺乏的情況下,如何白手起家?”

      這是擺在金立面前的一大難題。

      11月30日,《國際金融報》記者實地走訪上海數碼產品集散地——徐家匯太平洋數碼廣場,甫一進場就被熱情的經銷商老板咨詢是否要看手機。然而,他們主要宣傳和售賣蘋果、華為、小米、OPPO、vivo等主流一線產品,整個數碼廣場也幾乎被這幾家手機品牌的logo覆蓋。

      記者向多名經銷商老板詢問是否賣金立手機,對方紛紛露出詫異的神色,表示,“現在買金立手機的人真少了。”

      一名經銷商李林(化名)在查詢后臺數據后對記者表示,“沒有金立手機了,前兩年還賣這個牌子,現在都沒貨了。”另一名經銷商在聽到記者詢問金立后,果斷表示,“不賣了,這個牌子現在都在申請保護中。”

      隨后,記者來到位于天目中路新梅大廈九樓的金立手機維修中心。這一維修中心集合了金立、努比亞和一加等品牌,目前正常營業。記者發現,金立的logo掛在一個角落里,柜臺前沒有工作人員,但整個維修中心有一名員工,沙發上坐著四五名顧客。這名員工對記者表示,“金立手機可以修,這里是市區唯一一家金立維修網點。”

      孫燕飚稱,金立的走向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的答案。“金立目前面臨的問題還說不清原由,到底是因為賭博事件還是因為原本就經營不善。但它給人一個啟示,就是一家企業無論做得有多成功,每一步決策都不能冒進,沒有計劃的冒險一定會導致失敗的結局”。

      

×
×
×
多乐彩票走势图 体彩辽宁11选五开奖号码全部 七乐彩最近10期奖 预测北京赛场开奖结果 时时四星稳赚方法 广东11选五5app 大发极速时时计划 辽宁35选7今日开奖 比赛直播吧 香港马会高手交流论坛 sg飞艇是什么彩